快捷搜索:

你的人是否当真这般洒脱呢若是我没有出现

这几天里,他每天睡觉都很晚。
 
    他知道自己即将迎来的将是什么。
 
    他盼望早一点等到,但却又盼望自己迎不来,等不到。
 
    都死了!
 
    傅报国细数着一连串的数字。
 
    就自己所知道的,四季楼在玉唐帝国天唐城之内安置下的人手,合共二十一个人;而现在……已经死了二十个!
 
    沈玉石死了。
 
    姜中死了。
 
    韩无非死了。
 
    连春寒堂主何汉青都死了……
 
    ……
 
    如今,再没有其他人了,就只剩下最后一个。
 
    就是自己。
 
 
------------
 
第二百九十章 傅报国!【第三更!】
 
    傅报国已经连续等了好几天,等待风尊上门问罪动杀!
 
    但,风尊却始终没有来。
 
    他心中没有丝毫的侥幸;他清楚地知道,连姜中和何汉青那种身份,那般的隐秘,都无能幸免,都被抓了出来,用各种手段杀死……那么,风尊又有什么道理查不到自己!
 
    自己肯定早已暴露了!
 
    正是基于这样的心理,他这几天不断想办法,给出各种名义转移自己的家眷,或者说出去走亲访友,走走老关系,或者说是去朋友家里小住?
 
    可是……
 
    所有利用职权强行送出去的人,纷纷失踪了,在城外直接失踪了。
 
    这其中甚至包括自己的大儿子与儿媳妇,小孙儿……
 
    傅报国知道没用了,自己一切的努力都只是徒劳的!
 
    再如何挣扎,也不会有任何用处,在自己身边,早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
 
    逃是注定逃不掉的。
 
    再者,傅报国自己也不想逃。
 
    夜深人静,傅报国一身戎装,顶盔戴甲,一副战阵打扮。
 
    他听到了某个异样声音,不该出现在当前深邃的夜色之中。
 
    顿时,他的脸上露出一抹惨然,还有一抹释然。
 
    那是狂风在呼啸,如同鬼门关门,千万厉鬼冤魂,同时冲了出来,在辽阔的夜空中飞舞,寻找着自己的仇人,索命!
 
    “你来了!”
 
    傅报国轻声的说道。脸上的神情,说不出的复杂。
 
    可是傅报国这句话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但他似乎是确认到了什么,径自走出书房,步伐虽缓慢,却充满了义无反顾。
 
    天上乌云似墨。空中冷风如刀。
 
    满目尽是萧瑟愁怀。
 
    傅报国来在院落里,站定身形。
 
    冷风刮在脸上,有一种冰刀刮骨的隐隐生疼。
 
    他抬起头,看着空中翻滚不休的乌云,眼神特异诡奇。
 
    一阵狂风由天而落,在他面前,形成了一股龙卷风,这股乍现的龙卷风,虽然非是异常巨大,却好似能够连通天地,便如是一条蛟龙,在空中游曳,夭矫飞腾,串联天地。
 
    府上值夜侍卫见此异状,一声冷喝骤起:“什么人?竟敢在傅帅府邸造次?!”
 
    傅报国摆摆手,道:“通通退下!等下没有我的亲口将令,任何人不得再接近这座院子一步!”
 
    “是!”
 
    哗啦一声。
 
    所有侍卫,所有亲卫,所有的府中高手,都瞬间撤了出去。
 
    显而易见,这傅报国亦是名将之才,一时之选,军令即下,便是言出法随,令行禁止,麾下众人莫敢不从,行之更速!
 
    龙卷风兀自在原地缓缓凝聚,片刻之后,一条伟岸身影徐徐隐现于风中,萦绕在外围的龙卷风分明还在翻卷,在呼啸,但这条身影就在龙卷风中巍然屹立,一动不动。
 
    乍现身影的脸庞,眉毛,鼻子,嘴等部位,目测所见尽皆模糊,难以具体辨别,唯有那两道眼神,冰寒彻骨;便如是一直注视到了傅报国灵魂深处。
 
    彼此四眼一照,傅报国本能地感觉到了一份源自骨子里的瑟缩。
 
    风中影子发出一声冷漠的叹息:“傅帅,这该当是我最后一次称呼你为傅帅,从此之后,这个称呼,你将再不配拥有。”
 
    傅报国惨笑一声,涩声道:“风尊大人说的是,本帅在此关头仍能得到一声傅帅之称,已经是上天厚待于我。”
 
    云扬淡淡道:“傅报国,本尊此次前来,乃是意在了断与四季楼之间的死仇,注定不死不休;但本尊仍愿聆听你的苦衷,就冲你这些年为玉唐军方所出的力,你有资格一吐心事!”
 
    傅报国可不同于杨波涛,他乃是老太尉方擎天所选下的承继之人,即是下一任的军方巨头,单就身份地位而论,尚在玉唐目前风头最盛的北军大帅铁铮之上,岂是等闲。
 
    而此人能得此尊位,除了其军事才能出众,堪称傲视玉唐军方少壮派之外,更兼屡立军功,从军二十年间,为玉唐东挡西杀,南征北战,几乎就是玉唐秋冷方三大帅不履战场之后,铁铮崛起之前,军方的擎天柱石!
 
    云扬若非已经确定此人有诡,就本心而论实是不愿相信此人竟也是当日有份出力针对九尊之人!
 
    即便是证据确凿,云扬仍旧愿意给傅报国道破其背叛玉唐的因由的机会。
 
    毕竟亦傅报国以往的经历战功而论,他若是有心玉唐覆灭,早就可以付诸行动,任何一次由他统帅的大战役,只要他那边战事失利,玉唐必然覆灭,绝无侥幸。
 
    傅报国攥紧了拳头。
 
    他的脸上现出了挣扎之色,纠结万状的表情遍布,然而最终却又无力的松开了双手,落寞的说道:“不必了,太多太多罪大恶极之人,尽都是有苦衷的!许多恶贯满盈之辈,岂非也有许多个人理由?叛国重罪,岂能是一个苦衷就可以被原谅。”
 
    云扬冷冷道:“原来你都知道?,那你为何还要做?!”
 
    傅报国深深吸了一口气:“我说了,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我等的也正是一个结果,等着来自九尊的审判,既中业因,何避业果?!”
 
    云扬的笑声冰寒彻骨,他一字一字冷静地说道:“傅报国,你可以把话说得洒脱,但你的心,你的人是否当真这般洒脱呢?若是我没有出现,你能等得到这个审判,这份业果吗?”
 
    傅报国方正的面孔登时扭曲了一下,狰狞满布。
 
    “当日,若是九尊全员尽都覆没在那天玄崖,一个也没有活着,傅报国,你的所作所为石沉大海,你会否还会说出刚才那番话!?”
 
    云扬的声音愈发冷淡。
 
    傅报国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垂下头。
 
    “所以,你根本没有想过要认罪!”
 
    云扬冷冷道:“你现在之所以认罪,之所以没有逃走,没有反抗,只不过是为势所逼……因为你知道,现在的你,就只有死路一条,你已经无路可走,唯踏死途!”
 
    “这才是你这么安静地等在这里的真正原因,看似是等待一个罪有应得、一个天理昭彰,实则不过是万般无奈的被动抉择!”
 
    “傅报国,你现如今的所作所为,只是彰显了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懦夫,再无其他!”
 
    云扬的声音,冷淡,冰寒,一言一句,都直插入傅报国内心深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