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但如此偏僻的地点竟也有此君的庙宇

东玄帝国名将辈出,更有一代军神寒山河坐镇,东玄的防线,可谓是玉唐帝国最危险的防线!
 
    满朝文武一直在为这方面的人选头疼。
 
    傅报国主动提出来,满朝文武尽都是为之眼前一亮。
 
    傅报国的能力岂止足够,严格意义来说他的威望、战绩、军功还要更甚铁铮,直追军方三老;正因为于此,他才是既定的军方接班人,将在老太尉之后,接任太尉,主掌军方朝堂乾坤的人物。
 
    但也正因为傅报国本人的功勋、战功、军中威望三者均是极高,若是放出去只是做一方之帅,难免有打压的嫌疑,而且老太尉这边,也着实是撑不了多久了,根本就离不开这个继承人!
 
    所以傅报国这个人选,人人都想得到,却没有人会提议由他驻守北疆。
 
    但现在由傅报国自行提出,情况却又大不相同。
 
    皇帝陛下对于傅报国的请缨大加犒赏,随即便准奏了。
 
    傅报国此番动作堪称雷厉风行,第三天早晨便告整军出征,开道上路。
 
    老太尉与秋冷两位老元帅亲自出城相送。
 
    看着傅报国一身戎装,三位老大人尽都是一脸唏嘘。
 
    “多多保重!”
 
    方老太尉素来中意自己这个亲传弟子、衣钵传人,不顾秋冷两位就在旁边,一字字道:“报国,面对寒山河,乃是一桩极为危险的事情,你要好好的筹谋,牢记八个字!”
 
    “还请恩师示下。”
 
    “不求有功!”方老太尉一字字道:“但求无过!面对寒山河力保不失,便已经是大功一件,万万不可贪功冒进!”
 
    “是!”
 
    傅报国躬身答应。
 
    秋老元帅上前一步,眼睛流溢奇异光彩的看着傅报国。
 
    云扬上报的材料之中,对皇帝陛下那边,直接将傅报国这一节删掉;但对秋剑寒,却没有隐瞒,将个中玄虚尽都通告之。
 
    但举国上下,知道傅报国曾经被控制的人,仍旧只有三人:云扬、水无音、秋剑寒。
 
    “秋老元帅可是尚有赐教?”傅报国沉稳的问道。
 
    秋剑寒深深吸了一口气:“报国,有些时候,活着,比死了更难!有些事情,也只有活着才能做!我希望你记住老夫的这句话,玉唐东疆,就托付给你了!”
 
    傅报国心中陡然一震,险些流下泪来,连连点头:“老元帅,我记住了!便是我死,我也会保东疆不失!”
 
    旌旗招展。
 
    大军出行。
 
    突然间,空中狂风莫名的呼啸起来,呼呼呼……
 
    所有旌旗,同时整齐的刮起,猎猎作响!
 
    三军将士同时精神一振,同时仰头。
 
    傅报国勉力压住心头翻腾的情感,抬头看去。
 
    只见高空之中,再现连通天地的巨大龙卷风,屹立在空中,一条人影,影影绰绰的在风中现身:“傅大元帅,一路保重!此去兵凶战危,风代表八位兄弟,前来为大军送行!”
 
    “多谢风尊大人!”
 
    傅报国眼泪夺眶而出,深深拜倒,铿锵说道:“纵使傅报国粉身碎骨,亦要守住帝国东僵!但有一口气在,必阻东玄铁蹄于帝国疆域之外!”
 
    “此心此身,尽忠报国,矢志不渝,至死方休!”
 
    ………………
 
    这章,犹豫了许久,许久。
 
    若是以网文一贯爽的套路,应该杀之。但我想了许久,终于在今下午六点左右废除了写完的章节,然后改成了现在的样子。
 
    很累,而且不知道这样写你们接受不接受。
 
    接受的话,投几张月票,不接受的话,不要投月票。
 
    我看看明天月票增长我就知道了你们的看法。
 
    现在6362张。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
 
第一章 布武天下,血洗江湖!
 
    傅报国的声音远远的传出去。
 
    所有出征将士,同时举起手中兵器,万军齐声:“此心此身,尽忠报国,矢志不渝,至死方休!”
 
    一声号令!
 
    大军开拔!
 
    傅报国雄伟的身躯安坐马上,如同离弦之箭,一路奔驰,竟不回头。
 
    不知怎地,方老太尉看着自己的得意弟子的身影,心中竟然感觉到了一股决绝。
 
    似乎……傅报国这一去……恐怕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自己的衣钵传人,亲传弟子,再会,无期!
 
    ……
 
    这乃是一座小小的庙宇。
 
    在此境不下方圆万里全然没有人烟的茫茫群山之中,一座小小的庙宇坐落。
 
    这间庙宇**奉得乃是齐天真君。
 
    这位齐天真君是天玄大陆多少万年来,传说中的超逸仙人之一。
 
    他的传说可说是家喻户晓,尽人皆知,但如此偏僻的地点竟也有此君的庙宇,仍旧是一桩奇事,亦一副妙景。
 
    小庙之中,香烟袅袅。
 
    一个人,身穿星袍,盘膝而坐,闭着眼睛,不言不动。
 
    他的面容,悉数隐藏在了袅袅升起的烟雾之中,不得窥见。
 
    就如同那正在接受供奉的齐天真君一样,看不清其真实面目,触目所及,尽是一种朦胧的感觉,似乎这个人,处身于云里雾里,不属尘世。
 
    而在此人面前,尚有另一人,正是遍体鳞伤、伤痕累累的刀尊者。
 
    刀尊者前者遭遇三方人马围攻,真元大亏,更受云扬一刀,致令其功体有缺,之后其一路狂奔到这里,全程没有得到休息修正,状况当真几至油尽灯枯之境,若是仅凭自身修为调养,起码三年五载难以复原。
 
    “这么说来,本楼在玉唐帝国的诸多布置,已经是全军覆没,再无落网之鱼了?!”这星袍人淡淡的声音。
 
    “是。”刀尊者低着头。
 
    “何汉青也死了?”星袍人淡淡道:“他的分身……也死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