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一片雪花另外两个角对称的则是天地二字

 
    “武道修行与红尘世人争名逐利,骨子里实则仍是同样的道理。有人为了功名利禄,拼命去追求,运气好的人,固然得到了功名利禄,却因为积劳成疾而没有了健康。有的人,始终保持有一副健康的身体,但他们于功名利禄却是无缘,难享荣华富贵,然而还有很多人,可以无病无灾,富甲天下,这是个人的命数、运数、气数,难以强求,纵然强求,也难有人可成!仅有的强求有成者,寥寥无几!”
 
    星袍人的脸上露出来悠远的神色:“刀,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在这寒冷的世界里,凛冽的寒风几乎要将血肉割下来一样;可刀尊者的脸上却是黄豆大的汗珠不断的滴落下来。
 
    他能够很清楚地听出来,尊上话里话外要放弃自己的意思。
 
    只是一个春寒尊主和一个春堂,还远远不够分量;但若是刀剑雪霜冰之中的任何一人陨落,那么,四季楼就完全有理由狂屠江湖了!
 
    星袍人转过身,冰冷的眼神,看在刀的脸上。
 
    刀尊者只感觉一桶冰水,从头顶浇落,胸膛一挺,道:“为了老大,刀万死无悔!”
 
    星袍人刀锋一般的眼神从他脸上滑过,良久良久,再度开口道:“九尊之中,还活着的,是谁?”
 
    刀尊者道:“从目前情况来看,风尊还活着的机会超过八成。”
 
    “风尊?!”
 
    星袍人淡淡道:“那之前出现的异火又是怎么回事?”
 
    刀尊者登时为之语塞。
 
    星袍人口中喃喃念道;“九尊归元,地覆天翻,江湖天下,独尊独揽……嘿嘿……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幸存之人修全了其他人等的功法吧,九大异相功体聚合一体,不但可以是风尊、火尊,还可以是任何一尊……”
 
    “真以为本座迄今仍旧猜不出来个中隐喻么……”
 
    星袍人哼了一声,道:“假像,始终都只是假像;九尊就只剩下了最后一人!这一点,再毋庸置疑!”
 
    “换言之,只要将那个人找出来干掉,九尊传说,就真的永远消失了!”
 
    星袍人沉静的说道:“目前虽然损失了春堂的全部实力,却也因此确定了这个苟存的家伙就在天唐城!只要能够确定此点,春堂的损失就不算亏本!”
 
    “既然九尊就只剩下最后一个人,那么……”
 
    星袍人转头看着刀尊者:“你自己去回魂山谷养伤,等伤愈后叫上雪,再带四五个人,去到天唐城那边暗中行事。什么时候将这个九尊残余抓出来杀掉,什么时候回来!”
 
    “是!”
 
    “这一次针对对森罗廷或者春秋山门的出手……”星袍人口气冰冷:“你不必出手了。”
 
    “是,多谢老大!”
 
    刀尊者登时松了一口气。
 
    若是只针对一个九尊余孽,那便等同全无风险可言,九尊各人虽然各有异能,威能玄异,九相同归一人,实力势必更为强横,但从之前伏击九尊那一战早已洞悉九尊各人本身修为极浅。
 
    此时距离当日伏击不过年余时光,仅存的九尊之一就算进境如何惊人,也必然有限得很,再者,只精修一项异能进度便已难速,那人却是九相同修,就算有所机缘、更有奇遇,进境也是断断快不了的,刀尊者自信正面对上这个九尊之人,一刀足矣!
 
    老大这么拿牌等于是在保全自己性命,不让自己涉险!
 
    实实是一份天大的人情!
 
    “且不要欢喜得太早,我还有一句话要说在前头。”
 
    星袍人仰起头,让漫天雪花落在自己脸上,淡淡道:“这次你若是仍抓不住九尊余孽,也就不用再回来了。就算是抓出来九尊余孽……但若是你的修为没有在这段时间里突破,你同样也不必回来了,因为你再派不上大用场了!”
 
    “是!”
 
    刀尊者冷汗涔涔,心中即时下定了决心。
 
    无论如何,这一次一定要将那个家伙抓出来!不管他躲在哪里,这份任务必须完成!
 
    还有,这一次,自己必须得突破,那怕是练死自己,也要突破!
 
    老大都已经这么说了,这恐怕便当真是老大这辈子给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
 
    排不上大用场的货色,何能享有四季楼一方天地之尊号?!
 
    “传我天地令!”
 
    星袍人淡淡的说道:“冰霜前去森罗廷,四季战书,昭告天下!”
 
    “剑去春秋山门走一遭。”
 
    “此外,传四季战书,号令江湖,各大门派,各大家族,各位武者,回避此番江湖之战!违者,杀无赦!”
 
    “传,天地令,对白衣雪下达绝杀之令,举凡襄助其对抗本楼者,除灭满门,九族皆灾!”
 
    “便是如此吧。”
 
    “是。”
 
    刀尊者恭敬地行礼,见那尊上在没有其他的吩咐,转身离去。
 
    大雪纷飞之中。
 
    星袍人仰面看天,脸上的冰寒之色并没有半点消退。
 
    “这个世上,终究还是有一些超脱规则之外的力量存在……”
 
    星袍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喃喃道:“独孤愁,凌霄醉,君莫言……看来,我有需要去找一找这些老朋友叙叙话……”
 
    他的身子陡然一闪,茫茫大雪中骤现星光闪烁,星光越来越盛,径自化作了一条星河,星河绵延而上,沿着一道玄异轨迹,汇入那座小小的庙宇之中,旋即消失不见。
 
    再过片刻,那尊上原本的星袍装扮转换为一袭黑衣,但见他身子一晃,凌空而起,衣袖一拂之间,漫天大雪突然呼呼的向着一个方向集中。
 
    不过弹指之间,整座庙宇尽都掩盖在那厚厚的雪层之下。
 
    莽莽群山,满目尽是一片皑皑,再无半点痕迹。
 
    下一刻,那黑衣尊上的身影亦随之消失在风雪之中。
 
    ……
 
    沉寂了许久的天玄大陆江湖,突然间风起云涌。
 
    几乎就只得一夜之间,就全面沸腾了起来。
 
    随着这枚奇怪令牌的乍现,瞬时震动了整个江湖!
 
    那枚令牌造型特异,成六芒星形状;在其中四个角上,分别是一指嫩绿的柳枝、一轮艳阳、一片红叶、一片雪花,另外两个角对称的则是天地二字。
 
    中间位置,乃是一个圆圈,圆圈里面,是一个字。
 
    年!
 
    随着这一枚奇形令牌乍现尘寰,江湖之中一些有些颇有资历的武者,顿时惶惶不安起来,很多人开始掉头往回赶,非止是往家赶,而是寻找一个足够安稳的落脚点!
 
    不管外面正在做的手头事情有多么重要,能尽快结束的就尽快结束,不能尽快结束的,干脆直接放弃。
 
    每一个人都是行色匆匆。
 
    所有人心中都有一种预感:江湖兵荒马乱的时代,又再度到来了!
 
    四季战书,天地令牌,重现江湖!
 
    这乃是江湖中千年来头等大事了。
 
    八大家族,六大门派,还有各大生意网遍布半个大陆的各种商行,也不约而同的采取了同样措施。
 
    所有在外人员,一律召回。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