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毕竟现在对上四季楼自己十死无生

 
    在四季楼没有展开动作之时,九天之令还可以发挥作用,可以维持现状运作下去。
 
    但四季楼一旦展开报复行动,那么九天之令就得立即从现在的暗处行动,全面转为全员地下隐遁!
 
    短时间之内,除了必要状况之外,绝对不能再有任何动作!
 
    任何一点点的疏漏,都可能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
 
    关于这一点,水无音早已经筹备了许久!
 
    能够联系上的九天之令成员,全员转暗;接受重新安排。
 
    暂时联系不上的成员,则即时放弃。
 
    所有相关的接头暗号,各方面的联系,一刀切的斩断!
 
    确保安全。
 
    此外,云扬对于水无音尚有一个要求。
 
    “无音!我希望你能够利用这次机会,打造出一个天下第一的地下情报组织!这个情报组织具体用什么名目我不在意,但,必须要彻底掌控在手里,不可为他人作嫁!”
 
    “我一定做到!”
 
    水无音从此消失。
 
    ……
 
    白衣雪“砰”地一声推开云扬的门。
 
    一脸煞白,嘴唇哆嗦地着看着云扬,目光呆滞。
 
    这会的白衣雪哪里还有平日里的风采,光看那直勾勾的目光,简直比傻子都好不了太多。
 
    “这又咋地了?”
 
    云扬惊奇地问道:“对了白衣,你咋怎么还没走呢?你不是说今天就要离开了么?前事完结,咱们都已经互不相欠,该给你的,我岂不是已经都给你了吗?都银货两完事儿了,你再赖在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白衣雪哆嗦着嘴唇,看着云扬,良久良久,终于欲哭无泪的呻吟一声道:“云扬,你这个刨完一坑又一坑,连环坑人的狠人真是太狠了,我算寻思明白了,进了你的坑,就别指望能够跳出来!”
 
    云扬大惊道:“这话是怎么说的呢?这话从何说起啊,虽然咱们已经是朋友了,但你也不能啥实话都瞎说啊,你这么的褒奖我,我会骄傲的!”
 
    白衣雪脸上表情比哭还难看:“罢了罢了,你骄傲吧,可劲的骄傲吧,反正这件事就算你手尾处置得当,早做下置身事外的算计,如今也不行了……”
 
    “啊?什么情况?你还是直说吧,看我撑不撑得住!”
 
    “四季楼对我传出了天地令,绝杀白衣雪!”
 
    白衣雪有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从此以后,我就是天下江湖的公敌……”
 
    云扬吃了一惊,叹了口气:“哇?这也太狠了……这事儿整的……”
 
    叹息一声,挥挥手,老梅端出来一个托盘,云扬诚恳的说道:“白衣,我素来知道你志向远大,心在江湖;这段时间,我们也算朋友,如今你就要离开,这些东西你拿着。”
 
    白衣雪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这里面,有银票,一百万两。玄石,五百块;各种奇异金属,八十块。上等美玉,十块。”云扬和蔼可亲的微笑道:“些许心意,白兄千万不要嫌少。以后山高水长,我们后会有期。”
 
    居然开始赶人了。
 
    白衣雪脸庞扭曲了:“走?你想要我往哪里走?”
 
    云扬用手比了一下,道:“天下之大,以白兄的身手,哪里不可去?咱们江湖,相濡以沫,不忘于江湖,再会有期。”
 
    白衣雪哼了一声,斩钉截铁的道:“我不走!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用完我就想把我抛出去?真没想到你竟是这种人!”
 
    云扬:“……”
 
    “你把我弄成了天下公敌,眼看着绝杀令落在我身上,你就想赶我走?”
 
    白衣雪鄙夷的说道:“你的打算是我走了,你就安全了对不对?你想得倒美,我跟你说,四季楼的绝杀令,针对面是目标者的所有关联人士,举凡襄助其对抗本楼者,除灭满门,九族皆灾!所以说,你已经没法置身事外了!。”
 
    云扬皱起眉头:“白兄,你这话不对啊,你的任务已经完结,咱们没关系了,你现在的情况是纯粹在我这里白吃白喝白住,赖着不走而已,怎么成我襄助你了,你不要胡说啊,瞎攀关系是要死人的……再说了……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我都给你这么多的盘缠了,还不够么?!”
 
    白衣雪断然道:“你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反正我就是不走了,以后我就是云家人了。老梅和方墨非能够给你当护卫,我怎么也比他们够格吧?一句话,你别想跟我撇清关系,我今后就是你的人了!”
 
    云扬脸色尴尬:“白兄岂能屈就?一句我的人说来简单,彼时你拍拍屁股走人,我还能强留你不成?!”
 
    白衣雪道:“费什么话,这事就这么定了!以后你把我当你护卫还是管家都随你的便,反正我就是不走了。”
 
    云扬哼了一声,道:“要是有你这么个护卫,我绝对得少活不少年,太累心了!”
 
    白衣雪悲愤地反驳道:“你累心,我还心累呢,真有你这么一位公子,说不定我的命明天就到头了!”
 
    云扬嘿然道:“既然心累如斯,何必累人累己,累身累心,赶紧走人吧!现在这一片兵荒马乱的……”
 
    白衣雪冷冷道:“你不用话里话外的撵我,我是肯定不会走的,这个云家人,我当定了!还有四季楼的绝杀令,目标所向,必然包括云府在内!九族皆灾!”
 
    云扬哼了一声,道:“你就这么想要跟随我?实在想当云家人也行,但你得先发个天道誓言来。”
 
    白衣雪瞪着眼睛看着他,突然一跺脚,道:“哼,你以为我不敢?我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全心全意就只给你当护卫!”
 
    显然白衣雪这把是早有预谋定计,将算盘打得极精。
 
    十年时间的期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这段时间里,自己若是在江湖单身闯荡,那是必死无疑的,毕竟在江湖之上,四季楼的绝杀令威效堪称最盛,反而是在云府,却还有一线生机。
 
    不说云府在玉唐城自成一股势力,地位超然,云扬更是颇有手腕,机缘运道气数远超常人,就只说作为落脚点,自己受了伤回到这里,恢复的也快。
 
    而且,白衣雪自从来到这里,修为速度增长了不下十倍,这样的进境速度,比之有数的福地洞天都要更甚,基于以上种种因素,买命十年时间实在是很划算的。
 
    而在这十年时间里,若是四季楼找到自己,想要杀自己的话,那就是自己命数如此,毕竟现在对上四季楼,自己十死无生,绝无侥幸。
 
    但若是给自己十年时间缓冲。那么十年之后,自己的实力恐怕将攀升至足以自保的高度!
 
    到那时候再离开,四季楼也就差不多奈何不了自己了。
 
    至于做护卫云云……
 
    哼,就给你当几年护卫,又能如何?
 
    白衣雪心中不断的打着算盘,越来越觉得,自己划算!
 
    不就十年么?
 
    算个毛啊……
 
 
------------
 
第四章 出事了!
 
    白衣雪觉得,以自身的十年时间,交易十年修炼圣地的使用权,怎么说也是自己占便宜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