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而坐在上的那位昊天天帝在听到了一声陛下臣好

 
    “竟然还真的听信了那龙王三太子的满口胡言,专门来这天庭之上告起了御状了。”
 
    “今日间我就要打一打你这个是非不分的老孽畜,让你知道一下揪着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不放,只知道以势压人的后果!”
 
    说完这话,哪吒一边碎碎念与龙王爷的偏听偏信,一边就直接动起了手。
 
    而在一旁偷看的顾峥,早已经对于哪吒的逻辑性无力吐槽了。
 
    人家老子偏向儿子有啥不对的,更何况,他儿子就快要被你给打死了。
 
    这年头受害人家属还不能伸冤了咋地,就算是李刚他儿子也没这个本事啊!
 
    可就在顾峥这一晃神的工夫,那边的一龙一娃就已经撕巴上了。
 
    那是人揪龙须,龙揪人发,打的是好不热闹。
 
    因为失去了乾坤圈这个大杀器,哪吒再动起手来就束手束脚了几分。
 
    他的拳头打在老龙王的身上更是杀伤骤减,而他的混天绫充其量也只能将这条更加持久耐操的老龙……给拖的逐渐远离南天门罢了。
 
    打到了最后,反倒是把哪吒气喘吁吁给累个半死,而那现出了原型的龙王敖广,也被困成了一红色的木乃伊,只剩下两个铜铃般的眼珠子,对着哪吒怒目而视了。
 
    “呼哧,呼哧,小爷我真的累的够呛,没工夫在这里跟你折腾了。”
 
    “今儿个只要你上天庭,我就跟你耗在这里了,你一时间不点头,我就扒你一块龙鳞,什么时候扒秃了咱们才算完。”
 
    “我想,到时候,你这条老泥鳅,没了龙鳞的庇护,别反倒是儿子没给我爹爹做成腰带,反倒是你以身替之了,那可冤了。”
 
    “你说是不是老泥鳅?”
 
    而东海龙王这个气啊,但是现在的他连破口大骂的资格都没有了。
 
    嘴巴都被封住了,是啥脾气都不敢有了。
 
 868 光杆司令昊天帝(35/50)
 
    他只得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点了点头,又朝着自己的身后摇了摇头,示意哪吒此行的目的达到了,他龙王今儿个认栽,畏惧他的淫威,今儿个就不去告状了。
 
    见到龙王此种反应的哪吒,那是十分的满意,但是心眼还算是健全的他,却还没傻到就在此处将龙王给放出来的地步。
 
    他反倒是带着点小抚慰的将混天绫的一端拿了起来,一边笑着一边跟东海龙王解释道:“再忍耐一会啊,老龙王,等你我下得凡间了之后,我再将你放出来吧。”
 
    说完,也不顾龙王爷的奋力挣扎,手腕那么一抖,就将这混天绫抖成了一个艺术体操的绳带漂移的技术动作,挽着花的……就顺着登天梯径直的滑下。
 
    只可怜这寿数足有一千八百八十八年的东海龙王,这么大岁数了,还要享受一把猴皮筋勒裆,反复摩擦的sm宝典中排名第十九位的酷刑,随着哪吒的一蹦一跳,呜呜呜的哀嚎着,就下得
 
了天去。
 
    看得顾峥颇为感同身受的就扶住了自己的第五肢,在确认了两个人的确是走远了之后,才缓缓的从自己藏身的草丛之中站了起来。
 
    而待到他回复到了原本真身大小的时候,他垂下来的眼睛,却是看到他藏身处的那一株小草,因为这南天门属金锐之气,久不见雨露滋养缘故,都有些枯黄蔫了。
 
    而它能在这狭小的仙柱夹缝之中,用肉眼可见的几颗尘土就存活下来,可见也是个坚强的。
 
    见到于此的顾峥,不免就生了几分的恻隐之心。
 
    在细细的琢磨了一番之后,就将自己腰间的布袋给解了下来,就着那一小层土坯一起,将这一丛掩盖了他的身影的杂草,就给收揽在了包中,揣入到了怀中之后,才满意的拍了拍手,大
 
踏步的朝着南天门内而去。
 
    现在,整个天庭就只剩下他一个有事禀告,无事退朝的官员要告状了。
 
    他可以踏踏实实的替太乙真人的好徒弟,来上上眼药了。
 
    做好了准备的顾峥,脚底下行得很快,待到他凭借着这具身体当初唯一一次上殿封官领旨时的记忆,沿着问天路走到凌霄宝殿的大殿的时候,却现,这个空荡荡的大殿之上,只有一个身
 
躯要比他夜叉的原型还要高大上一圈的昊天天帝,正坐在他的宝座上,用手支撑着快要垂下去的脑袋,一顿一顿的打着盹呢。
 
    要说这昊天天帝也真是可怜,他让那十二仙与他称臣,可是人家不愿意,反倒是捣鼓出来了一个封神榜,用碰运气的方式,给他糊弄一些朝臣,组建起他天庭的班子。
 
    可现在,封神之路才刚刚有个小苗头,昊天天帝的身边,竟是连个空架子都搭不起来。
 
    可怜他一个自封的天帝,只能对着连人仙都未曾修炼到的小猫三两只,和这个偌大的空寂的宫殿,聊以**了。
 
    但是就算是自己没什么本事,奈何不得那些恃才傲物的大罗金仙,但是这昊天天帝也没兴趣陪着一群本事比他还不如的临时借调人员过家家啊。
 
    于是乎,这一周一次的大早朝,也就让昊天天帝挥挥手,变成了他打盹呆的时日了。
 
    可是顾峥他不知道啊,待他戏精附体,大声哭嚎着一冲进这个凌霄宝殿之后,他就后悔了。
 
    而坐在上的那位昊天天帝,在听到了一声:“陛下,臣好冤枉啊!!请陛下为微臣做主”的叫喊之后,蹭的一下就从他的座位上转醒了过来,十分隐晦的擦了一把嘴角边儿上的口水,稍
 
微整肃了一下自己的行装之后,就摆出一副十分唬人的威严的架势,朝着顾峥的方向回望了过去。
 
    “堂下上奏何人?可有何冤屈?你且说来!”
 
    唉呀妈呀,可算是找到事儿干了。
 
    昊天天帝是精神了,可是在空荡荡的大殿之中还打算唱念做打一番的顾峥,却是快要哭了。
 
    这个组织有点不靠谱啊,有事情找组织这句话,在这里还适不适用啊?
 
    算了,都已经这样了,咱们接着往下演吧。
 
    哀嚎着的顾峥,为了不让自己脸上那嫌弃且扭曲的表情被上的昊天上帝给看到,他就着哀痛的势头,扑通一下就半跪在了这个凌霄宝殿的正中央,一把鼻涕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